【06】酒與茶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06】酒與茶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文/齊紹仁
 
中國雖然是茶的發源地,但喝茶這件事太生活化、太平常了,有時反而疏忽了去品味其味道的過程。
 
常見用個大玻璃罐或是保溫壺,裝滿熱水,隨手抓點茶葉丟進去,不管是綠茶、白茶、烏龍茶,一股腦兒的泡就行,目的很簡單,讓白水有點味兒。這是人們的通病,不是所有的法國人、義大利人都懂葡萄酒,都會喝咖啡;也不是所有的日本人會吃壽司,會用芥末。
 
幾乎每個人都喝茶,即使知道茶的個性,卻少有講究。茶的種類多、喝法多、說法多,許多人喝酒後須喝茶,一解渴、二醒酒,有人吃飯喝茶為了解膩,有人吃飯喝酒為了助興。茶與酒,有說不盡的關係,然而葡萄酒對於我們是外來文化,一時半刻說不清。
 
在講解葡萄酒的數千個日子裡,常常不經意品酒論茶,畢竟有通感,解釋起來讓人更容易理解。想想其實茶的特性,與葡萄酒的特性極為相似,講究的是品種、是產地,不同的葡萄品種適合不同的土壤、不同的氣候,與茶一模一樣,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水土產一種茶、一種酒。


 
世上眾多葡萄酒產區,都可用綠茶、白茶、紅茶、烏龍、普洱等相對應。
 
綠茶像白葡萄酒,清新爽口,為避免溫度變化與醒酒時間過長,該趕緊品嘗,好似紐西蘭的Sauvignon Blanc與德國Riesling,入口呈現清脆口感與青檸花香。
 
白茶經過稍許的發酵,但沒有烘焙,味輕茶韻足,像是經過橡木桶陳年的白葡萄酒。就以Chardonnay為例,漂亮的柑橘果香與花香,伴隨著豐腴圓潤的口感,散發於口中。
 
閩南一絕烏龍茶,發酵烘焙有輕有重,大致分兩種型,一是花香果香清淡甘美型,二是濃郁焙火香,茶韻十足又帶著乾果味。就像Pinot Noir,清淡幽雅的法國Bourgogne;果味濃郁重焙味者,可見於美國Oregon與紐西蘭南島產區。
 
完全發酵後才烘焙的紅茶,以英式伯爵茶、正山小種為例,美國加州與澳洲的葡萄酒較像前者,香氣奔放,口感大方快意;而南非、智利、與阿根廷的葡萄酒香氣較為內斂集中,口感更為羞澀,像後者。
 
普洱有生有熟,熟普洱像法國Bordeaux及義大利的Barolo葡萄酒,時間歷練越長,口感越豐富越有韻味,欣賞品嘗的是陳香,是歲月的的沈澱。許多人不知道,Champagne其實也是如此。Champagne一般都要陳年十五個月以上,目前酒莊都希望在二十四個月以上才會上市。不過對於Champagne,外行品的是汽泡,內行的喝門道。感受酒體、品嚐韻味,喜歡Champagne的人會待陳年,還會醒酒,就像醒茶般,能體驗更多的味道。
 
品嚐器具也是關鍵,泡茶就像品酒,不同的茶杯與酒杯能給予迥異感受。我們都知道要用瓷碗喝普洱、烏龍及綠茶,味道中立,還可看茶湯色澤,這和品酒杯的道理雷同,能看到顏色,聞酒香。杯口越薄喝起來的感覺越好,杯口大小,決定酒入口的位置與量,杯口大些讓酒體更為清脆,適合搭配Pinot Noir,更寬的可以用於老年份Chardonnay;杯口較為狹窄的品嘗Bordeaux、Cabernet Sauvignon與Merlot。至於Champagne,我喜歡享受喝的感覺,一般的Champagne杯便於欣賞氣泡,如同喝綠茶用玻璃杯,看顏色與葉片張開漂浮的感覺,人各有所好,高興就好。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