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酒王

【12】酒王

 
文/齊紹仁
 
人嘛,就喜歡說自己多牛,虛無縹緲派的會說自己與莊主熟得像黑香蕉般皮肉不分,要不跟大師在眾人面前稱兄道弟;證據派會亮張與大師羞澀相擁的照片來個鐵證如山;土豪級的,不說廢話直接上酒。
 
誰不落俗套?哪個不裝逼?
記得十多年前在香港的晚會上,有位人士拿出瓶1989年三公升裝的DRC Romanée-Conti,每位嘉賓都相當有來頭,但面對如此稀有的酒款,許多人還是激動不已~不花錢白喝!當然,我也拿著杯子列隊報名,喝了一口,看看前面的夫妻,看看後面的情侶,大家彼此交換了眼神:噢,原來是這樣啊~但還是讚不絕口,大家和樂融融。事後我覺得大家簡直像在難民營等發食物般……
 
無數次的經歷告訴了我們,不管你是來白喝的(那怎麼好意思說),還是你買的(那怎麼可能說,只能說酒的狀況不好,醒的時間不夠……找一堆理由安慰自己),喝到酒王時絕對不會有人說不好。
 
酒王當然有!即使很多人看不上眼,覺得沒什麼……但我家的酒王還是可以隨隨便便PK 掉一堆人的收藏。
 
我以前心中也是有酒王的,一直很想買。買酒有點像爬山,從山腳開始慢慢爬,開始一點一點存錢,喝太多酒了,肝不值錢……有天,終於能買到了,就好像征服了一座山一樣得意,買到的酒王趕緊放在電子酒櫃裡,選個極佳位置,好讓每個來家裡、來辦公室的朋友都看到,交情好的還可以摸一下(增加感情),賣萌的抱起來拍張照(我就成了模糊的背景……),更狠點的直接拿筆在酒瓶背標籤上自己的名字,搞得像刺青,生怕喝的時候我沒叫上他……
 


酒王們消失了!
在酒圈,都知道我特別愛喝酒,除非是壞掉的、是悲傷的、生硬的、老態龍鍾的、Parker叔叔風格的,其他一定是造飲輒盡……造吧!因此,喝醉酒回家乃是天經地義,對於家裡的變化也少有關心。有天心血來潮瞅酒櫃一眼,覺得幾個位置空得不太自然,看來看去,酒王怎麼沒在「崗位」上?這種感覺就像門神不在門上似的!以為翹班換位置了。
 
乖乖!酒王們消失了!大汗淋漓,回想起來我們家有條家法:從臺北到北京,只要我喝多了說胡話,家裡的人就會挑一瓶酒放在門口送給路過的人,愛喝請自便。我數了數,那天整個早上把家裡所有放酒的地方都翻過,就是找不到我的DRC、Bollinger Vieilles Vignes Françaises 2002法國老藤年份香檳、2001 Climens,還有瓶1949 PX……
 
比失戀還絕望的痛楚,不經歷永遠無法領悟!
家裡人告訴我,你該清醒了!我真想拿個棒槌敲昏自己,從深度夢中醒來,酒就回來了……沒效,而且每天的祈禱似乎也不靈了,怎麼找就是找不到。慢慢的,我開始想,不知道那些喝到酒王的清潔天使、搞回收的專家們喝完有什麼感覺:哇靠!這酒好好喝喔~這是一戶傻人家丟出來的!
 
事實上:這什麼壞酒!這麼酸!氣泡酒還有股怪味,難怪這家人丟了。別喝了,倒了吧~喝小二去!一想到這兒,心肌自然就梗塞了,那種比失戀還痛苦的感覺。為什麼?為什麼你不懂,還要拿走?
 


阿彌陀佛!大徹大悟~
有一天生了場大病,臥床兩天,天天看著霧霾中的月亮,突然想到,何謂「酒王」?就是貴嘛!少嘛!證明自己有錢!逼格品位無人能及嘛!
 
做了這麼二十年的葡萄酒,終於跳出了屌絲;別人拿好酒請吃飯、請辦事、請說話,已經沒有效果了。因為心中無酒王,就沒有任何的牽掛。此時此刻,想到令狐沖想到風清揚,不拘泥形式地活著,人生真是快意之極。
 
當下,如同跳出了涅槃地獄,跳出了自己的魔咒。對於這樣的事,我再也不會做了,業障啊業障~
 
不過你要請客,那好啊好啊~偶爾阿鼻地獄一下也無妨。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