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飲食惡魔―酒杯

【11】飲食惡魔―酒杯

 
 
文/齊紹仁
 
看過穿Prada的惡魔?
啥稀罕? 我看到的是另一種惡魔,充滿自信但對吃無抵抗的惡魔:身著Chanel,踩著Ferragamo,挽著Hermès。
 
惡魔們有著銳利的眼神,但有著講究愛吃的胃口。曾與她們蹲坐在路邊,神情淡定的要了幾串烤肉烤雞皮,在西安夜裡吃烤羊肉,在大排檔喝Ausone、喝Léoville Las Cases,在食堂吃烤花螺,在家自己煮,用上好的食材與佐料,為了就是鮮!
 
 
與惡魔相遇相知相投
我很囉唆,喜歡滔滔不絕的教育大伙,不管聽不聽,都得說說才行,所以他們覺得我是同科但不是同種的,屬於囉嗦較勁的惡魔。因為我喝酒老是拎個酒袋、裝著酒杯,沒有葡萄酒杯就不開葡萄酒!沒有好吃的就不開酒,沒有妥協!
 
這些惡魔稱我為餓魔,因此我們就成了餓魔黨,他們對衣著對打扮的講究依然矜持,就是對吃喝要求大幅提高,當然對我恨之入骨,因為我帶進快樂與痛苦並存的感官世界,減肥~
 

 
憶當年
我對吃對喝並不在行,碰巧是喜歡,只想執著點,對得起自己的嘴,對得起帶的酒,人生不過數十載,真實體驗能有幾回,若說怕麻煩也不過是舉手之勞。
 
想想以前沒這樣,這是打從台灣誠品上班養起的壞習慣,說實話是順便推銷酒杯,沒想到拎著拎著就改不掉了,回想起,當時誠品吳協理是一絕,嫌帶酒杯麻煩,乾脆自己設計一個袋子,可裝酒可裝杯,到了北京,任職的公司看到了也依樣畫葫蘆做了個,不過制作得很沈重,沒用幾次就被遺忘了。
 
路不轉人轉,碰巧Riedel 出了O系列的酒杯,就是省略杯腳的造型,看起來有點唐突,但在目前寸土寸金的時代下,家中好收納,最重要的是攜帶方便,逐漸地,O的酒杯成為生活中的主角;上海的朋友們的後車廂,已經不流行放酒,放的是酒杯,只要喝到想喝的,就趕緊差人拿,還要分葡萄品種,同我一起入了道。
 
 
堅持與矜持
許多人對於喝酒很講究,說溫度,說醒酒時間,說來說去都是硬道理,覺得酒杯最重要,葡萄酒總不能溫著喝凍著喝,但杯子形狀不同,呈現出的氣味與口感截然不同,更別說用檔次與做工不好的杯子,既然都喝了上百上千上萬的酒,還不差個幾百來元的杯子?
 

吃喝憤青
最近看到領導吃飯喝好酒的報導,要是我採訪的,不會說他們喝了什麼名貴酒,會批評酒杯用的差,再好的酒也被糟蹋了,身為人民精神向往所在,品味與堅持同樣重要,所以他們沒資格喝好酒,因為不懂得珍惜。
 
去國外的酒莊拜訪,再小再一般的酒莊都會準備專業酒杯供訪客使用,每間酒莊用的杯型都不一樣,用心的酒莊不是用的貴的就好,而是用得最習慣的好,能展現酒風格的好。
 
市面上酒杯千百種,各種形態都有,到了一個品質,剩下看個人喜愛的杯型,就像穿衣開車聽音樂般,會有自己偏愛的一類,所以在北京也有這樣的情況,五個人帶了五種杯子,就是因為自己的偏心。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