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我一直很想寫這篇文章

【01】我一直很想寫這篇文章

文 / 齊紹仁
 
我一直很想寫這篇文章,一直一直…
 
葡萄酒對我可以說是先進入體內,感受到香味,清爽羞澀的口感,層次豐富又奇妙的香氣,進入到微醺,清醒與非清醒時的研究探索,習慣迷戀最後愛慕著它。
說我是酒鬼,我承認,因為愛它,希望每天可以伴在身邊,不管是快樂悲傷,富有變化的它感到人生的無常與美妙。
 

記憶從往公司的路上起,一通震驚的電話喚醒人的思念與好奇:Michel Rolland在北京,要不要去見見他?

 
打從十年前學酒開始,被歸為舊世界的法國基本教義派的我就一直聽到這個名字,俺在勃根地大學拿到釀酒師的資格溜哒到波爾多時,遇到了波爾多的白葡萄酒與甜酒的權威 Denis Dubourdieu教授,又因為跟同學們賭教授一定會讓中國人比日本人與韓國人先去他家實習,這樣我是首位進了教授的酒窖裡的亞洲人,雖然辛苦,但很驕傲,日本人稱Dubourdieu教授是白酒法王,波爾多釀白葡萄酒或是甜酒的幾乎都會請他當顧問,而紅葡萄酒卻是另一個人獨霸:Michel Rolland。
說Michel是大師,不!應該說是顧問,從河右岸像偶像崇拜般到了河左岸,從波爾多到了美國加州,從北半球去了南半球,在波爾多的日子裡,總是聽到他的秘書或是助手說不在,結果最後在Napa Valley酒莊門口數次相遇。

 
短暫回憶,記下電話不加思索的就撥過去,話筒中大方爽朗的聲音一點也沒有架子就答應我的採訪,驅車趕至釣魚台時,Michel已經喝掉第二杯咖啡了,不過還是很客氣的招呼我。
 

我說:你變得客氣了!
Michel回一句:因為時間會磨練人的。


聊天中他還是那麼的爽朗,愛開玩笑,Michel說我的黃色笑話功力與領悟力差了,我說:還沒到晚上九點半,中國人白天很規矩的,有小孩子在旁不方便。Michel大笑說:那還是法國人不正經,早上八點半就開始了。嗯,聽了這句話更確認Michel是個正統的法國佬。

 
我問了心中疑惑的問題:如果讓你重新選一個新的職業,或是選擇下輩子的職業,你會選什麼?
Michel什麼都沒想,當下說:我會選現在的工作,原因很簡單,這是個人人羨慕的工作,因為我在世界各地到處旅行,可以說走遍天涯海角,如同顧問、如同醫生般幫人解決問題,喜歡葡萄酒的人大多喜歡美食與享受人生,吃好喝好就不用說了,不用在乎社會與政治上的問題,專心自己照顧自己喜歡的,那不是很美嗎?

 
閒話不多說也不少說,Michel告訴我他想去Lan Club,不為什麼,因為設計師是他的哥們,還發短訊跟Philippe Starck求證,怕我覺得他在忽悠,真是啊!晚上請我喝了杯Dom Pérignon,本想喝Bollinger Grande Année,但賣完了!深度鬱悶…

 
他說:下次來我的任何一個酒莊,你自己挑酒喝吧!但你要像你去教授家一樣做菜…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註冊